浅谈真实感

——关于我对“剧情作”与“日常作”的喜爱之分

提到“真实感”,我们难免会想起一句名言,也就是经典作品“凉宫春日”中阿虚的一句吐槽台词——“在虚构的作品当中寻求真实感的人脑袋一定有问题”。乍一看还挺有道理的,但在展开讨论之前,我们得先知道什么是“虚构作品”,什么是“真实感”。

我认为凡是人类的文艺创作所创作出的作品都是虚构作品,这个世界无比复杂,目前世上还没有一个东西能完美出还原整个世界,没有任何一部作品能跟现实生活一模一样。不管是幻想未来的科幻作品、能使用魔法的奇幻作品,还是记述日常生活的治愈作品、描写人们交往的恋爱作品等等其他作品(下面谈到的作品大多以ACG文化的动漫为主),虚构作品中的大部分情节与设定一定是不现实的,而拿现实生活规律来说事的人,大部分追求的不是真实感而是现实感,以此我认为作品中的真实感是:在作品的世界观框架下,作品中的人物做出符合自身人物设定的行为,且整体规律符合世界观,整个作品呈现在观众面前一种逼真自然的感觉。一个简单的例子:有一个魔法世界,不仅是你,其他人都会魔法,人们使用魔法的水平也各有高低,且每个人都能使用魔法处理自己生活中的各种问题。说白了,就是“逻辑自洽”,真实感是要让一个虚构的世界“活”起来,不是无脑贴近我们生活的现实世界,是让观众的更好地代入到虚构作品的世界当中。

关于真实感的讨论还有很多,这次讨论的核心也不在于真实感,因为后面提到的需要用到真实感,这里只是简单提一下。就像上面我提到更好的真实感能让观众更容易代入到故事当中,我自己很喜欢这类有强代入感的冒险故事,也就是“剧情作”,但人又是复杂的,于是产生了一件很看起来很“矛盾”的事情,除了“剧情作”,我也很喜欢一部分温馨治愈的“日常作”,这篇文章的主要目的也帮助我自己分清“剧情作”与“日常作”评判标准和自己到底更喜欢什么作品,当然结论其实这里都能看出来了,人是复杂的嘛。

关于“剧情作”和“日常作”还是得有定义与分类,方便区分,当然这是我自己的标准,很不严谨就是啦!

剧情作很简单,我认为只要是人物能随着剧情的推动得到成长或变化,且人物的改变能使呈现在观众面前的“世界”得到变化或扩充,一般这类作品有强设定(不一定要有),和明确的时间关系,经典的就有很多长篇的“民工漫”,如“死”“火”“海”“猎人”“黑草”之类,还有“巨人”、《天空之城》《克兰娜德》《THE IDOLM@STER》……比较小众的如我很喜欢的《魔法使的新娘》《黄金神威》,还有去年看过的一部虽然“很黄很暴力”但我还是很喜欢的《剑豪生死斗》。

“日常作”的话,以前无意间跟我的朋友聊过两句“日常”该如何界定,到底是描绘剧中人物的“日常生活”还是一种特殊的表现形式,对此我大概分了两大类(准确来说有三类)。一类是“无厘头”喜剧,用很多夸张设定和表现手法经典来营造“喜剧感”,剧情上基本没有时间的感知,每一集都能当成单元剧来看,就算剧集打乱了来看也没有关系,特点是每一集中分了很多小集(也是不一定要有)。典型的就是日常非常“日常”的《日常》,放飞自我“辉夜”,无敌的“齐木楠雄”和“坂本大佬”,还有《游戏三人娘》。这里还是谈一下“高木同学”,剧集上也是一集中分了几个小集的,尽管两人的恋爱比较“曲折”,但总体上依然有时间关系,而且最后的结局大家都知道两人“幸福”的在一起了嘛,所以这里“高木同学”并不算“无厘头”喜剧,应该算第三种“日常作”。

另一类日常就是比较贴近我们的日常生活,少了很多奇幻设定,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奇幻色彩,这类日常还可以分为两类,也就是看剧情上时间的感知强不强,人物有没有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的。第二类(按三个分类来)有时间关系,但不强,动画所呈现出来的剧情人物变化不大,一些剧集打乱顺序,单独拿出来看是没有什么观看问题的。这里典型的就有《夏目友人帐》《此花绮谭》、“男高”“妖精森林”,就一些剧集来看其实还有很多,如《Clannad》第一季一部分剧集,还有《百变小樱》的一部分剧集都属于第二类日常,但从整体的剧集上来看,又有了时间关系、人物成长和“世界变化”,又不属于这类日常。相对的,第三类日常就是有比较强的时间关系,后面的剧集会涉及到前面剧集的内容,人物也会随着剧情的发展产生一些变化。这类日常也是最广泛的日常,除了上面提到的“高木同学”,还有以芳文社和一迅社为首的大部分“萌豚”动画还有……你懂╰( ̄ω ̄o),这类日常我很喜欢的有《玉响》《向阳素描》《即使如此小镇依然》《悠哉日常大王》《摇曳百合》……当然,这并不是严谨分析,不要强行按照我的标准来,就比如《向阳素描》前两季,放到第二类也没问题,“向阳庄”整体有时间顺序,但前面两季却是乱序播放,后面“星星星”才有了主时间顺序,时间关系确实感知不强,但整体上我们还是能看到向阳庄春夏秋冬的时间变化与人物关系的变化;再者“女高”也是一样,虽然女高更偏向与第二类,但我们还是能感知到时间变化与人物内心的变化,所以我更倾向与将“女高”归与第三类,何况,第二类和第三类我是强行拆出来的,没必要分得那么清,“日常”也是大部分作品都有的叙事方式,这里只是方便我自己我才区分出来。

我很喜欢听故事或者是看故事,很小的时候,我的父亲会在我睡觉前给我读故事书听,会认字后我也会自己去读这些故事书,在我看来故事就是故事,那我到底是更喜欢“剧情作”还是更喜欢“日常作”。剧情嘛,能带着我们经历一段冒险,体味我们平日里我们体验不到的别样人生;日常,更简单,不就一个让人们感到温馨治愈的生活小故事嘛。但不管是怎样的故事都需要创作者们下心思去创作,这样才能让大部分观众喜欢,不管你是多么宏大的世界故事,还是温馨治愈的故事,想写好都很难。所以有时候我很佩服这些创作者们,就奇幻设定而言,谏山能用一个“巨人世界”的设定能创作出这样一个连贯宏大的故事,那他确实是厉害;“魔嫁”和“夏目”的主角都有着能看见妖怪的设定,前者是用主角的经历让观众信服这个存在着魔法与妖精的世界,且这些很好地融入到人类的日常生活中,显得比较真实,后者是用主角的经历讲述一个个妖怪与人羁绊的世界,但却没有做多少补充。作品的风格和基调是作者早就定下来的,平心而论夏目是一部很好的作品,最开始看我也很喜欢,但几季下来都是一个风格,流水账般的叙事,人物并没有多少成长与变化,整体看下来我确实不喜欢。那我就是更喜欢剧情作了吗,也不是。不管是年龄、环境还是心境,都不影响我看什么作品,最主要的是作品表形出来的能不能让我更好的代入剧情,更好的享受故事。呼吸大家一定都会吧,但当你注意到呼吸,你的呼吸也从“自动挡”变成了“手动挡”;看电视也是一样,当你沉浸剧情的时候,你根本不会在意电视、显示器或者手机屏幕的边框,但当你注意到的时候又会发觉原来我是在看电视。好的作品不一定要有好的真实感,但一部有真实感的作品能让我很好地代入故事的,让我“忽略字幕”,忽略一些周遭的干扰,那我觉得它就是一部不错的作品。日常故事的创作,开始其实是要比奇幻故事要难的,写来写去日常还不是大部分人的生活,那“共情”就成为了一件难事,只有仔细地观察生活且把握好虚构故事与现实的界线再细致入微的描绘下来才能创作出好的日常故事。《玉响》也有夸张手法与奇幻色彩,它把握好了那条界线才让这样的平凡日常变得生动有趣、温馨自然。其实这样的日常故事还有一部我很喜欢的《徒然日和》(《恬淡晴天》),土室圭老师不仅笔法细腻,描绘的故事真实温馨,但也正是这类精致的日常作品的创作难度大还缺少爆点,我们能看到的也越来越少了,也因此,《徒然日和》是以腰斩收尾/(ㄒoㄒ)/~~ 最后,我想到了电影院。我们可以想象我们在一个电影院中,这是一个宏大,曲折,但结局十分悲伤的故事,大部分人都情不自禁的流下了眼泪,但我却欣喜的笑了起来。大部分人哭泣是因为看到了好的故事受到了其悲伤结局的感染,而我的笑也是因为好的故事,我真的太喜欢这个精妙的故事了,我为我此生能看到这么好的故事而感到高兴!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